•   (这本是发在丁香园版主和中级站友版块的一个帖子。其中提到的g808g是混迹于丁香园医学论坛的一个网络流氓,他在网下的身份是某民营医院的黑“医生”,业务包括虚假医疗广告、伪劣医疗器械。他在丁香园的讨论中从来拿不出有建设性的意见,只会以下流词语和人身攻击对付他人。起初我一直克制地向丁香园管理层举报此人,但不知何故此人一直得不到根据版规应有的惩罚。这个帖子起初也只是发在小范围的版块,但鉴于发帖至今50多个小时得不到管理层的任何相关回应,我只能选择大范围公开。)

      g808g的流氓脾气又犯了,我认为管理层没有尽到监督、管理的责任,所以只好以我的方式来揭露。

      曾经有位现任“版主”以说风凉话的方式说我揭露g808g的丑行是错误的。我认为我没有错。如果一个人犯了罪并且已经改正,那么也许他以前犯的错误可以算作隐私而不宜轻易公开;但是如果他还在犯罪,那么他的罪行能算隐私吗?至于他的丑行,有兴趣的人自己到删除缓冲区去找我的帖子,反正来这里的人大多有这个权限。

      另外,对于涉及死水老黑的帖子,轻率地删除似乎不妥,当初死水老黑指责别人欺骗的时候,删帖好象没这么及时吧?如果真的要删除,为什么不干脆帮老黑解释可能存在的误会以后再删除?看那个站友前后的帖子,以前是非常崇敬他的,后来怎么会突然180度转变态度了?

      请大家注意,一个网上表现好的人网下未必好,但是网上表现不好的人恐怕网下会更糟糕。在这一点的判断上,过去凡是我和管理层有分歧的地方,最后都是我对了。

      对恶人的宽容绝不是善行!

      不要再犯罗永浩所说的gullibility的错误了!

      有些老师曾经或明确或含糊地劝我不要把丁香园的事情太当真,我也曾经这样尝试过,但是我做不到。

      2010年6月16日更新:

    hanson_lqy wrote:
    装B侠这么高难度的行为艺术,甘拜下风,您老继续努力哈,不过下次腿别叉那么开啊,要不真的就成13了

    一样取材自武侠小说,你用现在这个ID真是屈才了,不群哥哥跟你真是天作之合,好好练~~

      这个“版主”当初就和骗子一起称兄道弟,插科打诨,如今再次暴露恶劣面目。丁香园居然容许这种人窃据“版主”之位,真是自甘下流。

      2010年10月28日更新:

      在我揭露骗子一年半之后,他仍然在丁香园内肆无忌惮地作恶,终于在2010年9月28日恶贯满盈,被管理员屏蔽。虽然丁香园管理层与恶势力的斗争很不坚决,甚至版主层中也有一些人与恶势力眉来眼去,但这次终于是个小小的进步。希望看到更大的进步,让那些伪劣的“版主”也一同消失。
  • 各位同事:

    现在流传的健康信息确实鱼龙混杂,一一鉴别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结合问题,我提一点我个人的心得,供大家讨论:

    1. 食疗。就字面讲,通过饮食来达到治疗目的的手段都是食疗。那么我们糖尿病的饮食控制、高血压的低盐饮食、肾病患者的优质低蛋白饮食,都可以算作食疗。但是由于近年来一些不负责任的宣传,食疗的名气已经做坏了。一般人心目中的食疗,可能是以单一的某种食物或食物组合来达到代替药物的治疗效果,这种食物其实很少。所以我们周刊介绍的很多食谱,称之为“符合健康饮食的原则”可以,但说是“对中风、动脉硬化都具有很好的食疗功效”则过于夸张。

    2. 食物相克。请看此文:http://paper.people.com.cn/jksb/html/2011-08/25/content_906373.htm?div=-1。有些是单个食物本身就有问题,合吃当然也有问题。比如网上有说啤酒和海鲜同吃可引发痛风,其实我们不少人都这么吃过,为什么我们没有痛风呢?因为这是针对痛风患者的,啤酒和海鲜单吃都会诱发痛风急性发作或症状加重,合吃当然也会。

    3. 鱼和出血的问题。作为保健品的鱼油服用过量确实会引发出血,但作为食物的鱼会不会在某些患者中导致出血,我不知道,建议请教营养学家。

    4. 颈椎病与高血压。颈椎病和高血压的好发人群有重叠,两者很可能是伴发,而不一定是前者导致后者。颈椎病中确有一种叫交感型,但高血压并不是它的主要症状。我们发过继发性高血压的文章,并没有“颈源性高血压”。这并不是被主流医学界接受的一个诊断。我们的任务是把主流医学界的声音翻译成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给读者,如果要介绍的话,等它们被主流医学界接受了再说吧。

    其实很多所谓的健康信息背后都有营销目的,说句庸俗的话,他们又没给我们钱,我们凭什么给他们传播这些不靠谱的东西?

    当然,即使他们给钱,作为负责任的媒体,我们也不应该传播。

    客观上说,刚刚接触这么多真伪难辨的信息,难免会眼花缭乱,不知如何判断。即使高手,也会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欲知详情,明天会上我会继续讲。听过这些例子,我想,我们作为新人,也不必太沮丧了。

    顺颂

    工作愉快

    崔略商

  •   儿保体检时医生发现儿子的双侧腿纹不对称,建议看专科医生,排除一下先天性髋关节脱位。于是,虽然我觉得儿子的情况不像髋关节脱位,但鉴于我不是专科医生,而这个病又是早诊断早治疗为好,因此上周一我们带儿子去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看骨科。

      虽然我在儿科医院有几个熟人,但我的原则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非常规手段,所以我们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地排队挂号。

      我们上午10点左右到医院,结果发现门诊大厅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居然等待预检的队伍围着面积颇为广大的门诊大厅绕了一圈多。我得意地想,大概一般家长缺乏医学常识,到了医院不知道挂哪个科的号,所以预检都要排那么长的队;一般医院没有这种情况,可能大家对成年人的病种比较了解吧。鉴于排队挂号的人反而不多,于是我就直接去挂号。不料虽然很快轮到了我,挂号员却问我有无预检单。原来这里跟别的医院不同,要先领预检单才能挂号,难怪这么多人排队。我到预检处看了一眼,又问了大厅里的保安,这才明白,原来骨科、五官科、皮肤科这些科室医生少、病人多,上午的病人早就排满了,现在排队领预检单,才能挂下午的号。

      于是老老实实到队伍最后排队,一边看着手机里的电子书,不至于太浪费时间。后来我跟妻子同时想到,我在这边排队,她去挂号处排队,这样领到预检单后可以马上挂上号。这招果然不错,挂到了骨科的121号。我到二楼的骨科门诊看了一下,根据电子屏幕上显示的病人号,估计我们大概要下午两三点钟能看到医生。于是先去医院附近的永和大王吃午饭。

      吃过午饭,妻去医院的哺乳室给儿子喂奶。我在骨科候诊区等着。妻回来说,哺乳室里有些闲人,环境也不好,所以没法好好喂。好在我们还带了奶粉,就又用奶粉喂。

      到下午两点半左右左右,终于轮到我们。我简明扼要地向医生汇报了病史,医生就给儿子做体格检查。儿子躺到检查床上时有些小吵,医生和我们一起哄他,很快就安静地配合检查了。检查发现Allis征阴性,外展试验可疑阳性,所以建议做个B超。这位骨科医生的态度非常好,以至于我们从诊室出来后,妻问我是不是因为儿科医生态度都这么好;我跟妻说,儿科医生态度没法不好,否则孩子哭闹起来就没法看病了。

      接着我们付了钱后又去B超室排队,工作人员说需要排一小时左右,实际大概半个多小时后就轮到了。只能一个家长进去,于是妻陪儿子进去。出来的时候投诉说儿子太顽皮了,两个B超医生想尽办法哄他才总算完成了检查。接下来又花了大概一刻钟等报告。拿到报告,虽然正常的结果早在我意料之中,但心里还是一阵轻松。回到骨科诊室,把报告给医生看过,医生把阴性的结论写到病史上,这次就诊正式结束。

      从儿科医院出来,已将近下午四点半。不由感慨,看病难的问题在儿科医院恐怕是最为突出的。这恐怕是因为儿科风险高、收入低,大家不愿意当儿科医生,结果导致儿科医生越来越少,孩子看病越来越难。如果医生的待遇继续保持低下(不要提那些所谓灰色收入神马的,除非国家保证每个医生都能拿到不菲的灰色收入并且明文规定不追究责任)按现在的形势发展下去(据说北京协和这么好的医院最近也出现医生辞职高潮),以后所有医院所有科室看病都会越来越难吧。

      另外说一句,按说医院应该是整个院区禁止吸烟,但我在儿科医院门诊看到,有些人似乎理解成楼内禁止吸烟,一走出大门,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吸烟,全然不顾进进出出或者在附近等待的那么多孩子。我不禁要像秦刚同志那样问他们一句:你们有孩子吗?如果爱孩子,就请不要抽烟。

  •   这件事情很简单,助产士涉嫌违规操作,规范意识和法律意识淡薄,但不能归到道德问题;患者家属栽赃陷害,道德沦丧;记者失实报道,道德沦丧;网络看客起哄,道德沦丧。

      此外,该助产士虽然涉嫌违规操作,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可能是危害最小的一种选择。痔疮是妊娠常见的并发症,分娩时腹腔压力增大,痔疮出血的可能性非常大。当产科常规操作完成后,如果放任痔疮出血不管,让产妇回到病房,是不是又要编出一篇《产妇因少送红包遭残忍对待 分娩后下身流血不止》的报道呢?

  •  

      我们知道,肥胖会带来诸如心血管病、糖尿病等健康上的问题。但你是否知道,肥胖还会使人在车祸中增加死亡和受伤的危险?虽然人们直觉上可能会觉得肥胖者身上的脂肪能像肉垫一样缓冲车祸中的撞击,但研究发现,这些脂肪如果太多的话,非但不能救命,反而会增加受伤和死亡的危险。

      2006年科学家们就根据大量数据发现,肥胖男人在车祸中的死亡率高于非肥胖者。此后,为了揭示这其中的原因,美国威斯康辛医学院伤害控制研究中心的研究者们研究了车祸中受伤部位与肥胖程度的关系,研究结果发表在今年3月的《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杂志上。

      研究者们分析了美国2001年-2005年发生的车辆迎面撞击事故中受伤的10941名客货车司机,对他们的受伤部位和类型进行了分析,此外,还进行了计算机模拟和撞击模拟试验。研究结果发现,肥胖男性较非肥胖男性受伤的危险增加,尤其是上半身重伤的危险增加,包括头部、胸部和脊椎。而女性肥胖者中则没有观察到这么明显的趋势,但腹部重伤的危险在体重指数过高和过低的男性和女性中都高于体重指数正常者。

      至于为什么肥胖者在车祸中会这么倒霉,而男性肥胖者又比女性肥胖者更倒霉,这些原因还不清楚。科学家推测,这可能跟体型、脂肪的分布,以及身体的重心位置有关。可能的原因还有:车厢的内部空间设计对肥胖者不利,肥胖者的松软脂肪层削弱了安全带的保护作用,肥胖者本身可能有较多其他疾病增加了抢救的难度,等等。这些原因都有待研究。

      在中国,肥胖的人数在增加。虽然许多人在努力控制自己的体重,但肥胖者人数增加的趋势仍未改变,因此,汽车的安全性能可能有必要根据这一趋势作出调整。比如,已有汽车制造商设计出打开时压力较小的安全气囊,以减少对体型瘦小的妇女和儿童的伤害,那么是否可以针对肥胖者做出相应的改进?又比如,车辆设计中使用的撞击试验模拟人都只有正常体型,是否可考虑增加肥胖体型的模拟人?

      此外,对于司机本人来说,为了减少车祸中死亡和受伤的概率,也为了降低心血管病和糖尿病这些健康问题的风险,非常有必要控制体重,避免成为容易受伤的胖子。

    已发表于《南方都市报》


     

  •   我曾经做过一个简单的模型来计算平均收益率,以最近几个月发行上市的新股为样本,计算中签概率,以上市首日收盘价-发行价作为每个股票的收益,相乘以后作为这个股票的概率收益。按现在的新股发行速度,假如每次发新股都尽可能申购的话,差不多每月可以赚1%以上。也就是说,如果有10万元资金,平均一个月至少可以赚1000元。大多数新股需要2、300万才能保证中到。虽然我没有这么多钱,但我可以坚持每次都打,不能保证每次都能中到,但中一次一般能赚几千,所以平均到每个月是有这个收益的。我以前一直只开了上海账户,算出这个结果后,特地去把深圳账户和和创业板账户都开了。

      上个月中了两个新股,加起来赚了一万。昨天又得知中了一个新股。

      买新股尽量选盘小价高的,获利可能较多。

  •   一个月前拿着一张上海图书馆的过期读者证,到徐汇区图书馆验证、续期(上海的公共图书馆基本上都一卡通了),并借了2本书。

      书快到期了,所以今天上网续借,很方便就成功了。顺便看了一下我的基本信息,不看不要紧,一看傻了眼,这个信息居然是10年前的:身份证号码是老的,地址也是以前的。

      原来我十几年前曾经在上图办过读者证,十年前搬家、跳槽后就没去过,那张读者证也早就过期,不知道被遗忘到哪里去了。2年前在徐汇区图书馆又办了一张,由于工作忙又有近一年没去,卡也又过期了。考虑到即将摆脱忙碌的案牍劳形,所以上个月去验证了,今天看到显示的是十年前的信息,才想到上个月拿去验的那张读者证很可能是十年前的那张呢!

      十年没用过的读者证能重新使用,在现在这个时代至少是让我吃了一惊。

      说什么好呢?上海图书馆,亚克西!

  •   转基因和新药有些相似,永远无法证明这种方法绝对安全。人类所能做的,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尽可能可靠的数据,证明某种转基因产品与传统产品相比的相对安全性。

      这就如同新药的临床试验。如果临床试验证实某新药利大于弊,那么将允许它上市,但上市后仍须监测其不良反应,或进行上市后临床试验以发现上市前临床试验不能发现的小概率不良反应。一旦发现存在严重安全问题,那么这种药物将退出市场,比如前几年美国制药巨头默克公司的止痛药万络。

      土摩托最近有篇博客讲转基因的,挺靠谱:http://www.immusoul.com/index.php/archives/744.html

  •   唐德刚先生的《晚清七十年》中写到康有为考举人屡试不售,乃将其称为“老童生”。按老童生之称应是指多年考不中秀才的人,比如考上秀才之前的范进。康有为考秀才虽然考了3次,但考上时也不过16岁,“老童生”这个称呼似乎只能跟他的得意门生、16岁中举的梁启超相比才成立;尤其是在他已经取得秀才功名后,更加不是“童生”了,哪怕他一直考不上举人。

      我相信唐德刚先生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他之所以这么写,是因为他与他笔下的历史人物梁启超一样,也是“笔端常带感情”,所以为了强调康梁二人成为师徒时的年龄与身份差距,才把康有为称为“老童生”。

      唐先生的“笔端常带感情”还有一个极好的例子。写甲午战争,在大东沟海战中,致远舰力战沉没,管带邓世昌推开同袍递来的救生圈,甚至拒绝爱犬的忠勇救主之举,抱住爱犬而没。唐先生在这里没有太多的形容词、感叹句,但让人读来却血脉贲张、眼角含泪,可见历史家在这段文字中倾注了多少感情。

  • 前天经过福州路,去上海书城看了下“第一次发现”丛书。书城的查询很方便,在总服务台一问就知道在六楼少儿图书柜台;上六楼一看,书多得看不过来;找营业员一问,找到了那套书。看了一下,内容还可以,但得到隆重推荐的胶片纸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吸引人,相比10多元的价格,每本10几页的内容也少了点。过年送小朋友的礼物还有的挑,多看看再说吧。

    昨天在复旦周围逛了几家书店,折扣最低的是庆云书店,但书没有福州路上几家好,另外几家折扣不够吸引人。

    最后逛到政肃路上传说中菜场二楼的复旦旧书店。里面书很多,有的还很新,也有不少外文书。就是挑书很费工夫。

    坦率地说,如果不是正好路过这里,又有时间可以让我逛,我是宁可选择福州路而不选择复旦周围的书店了。

    后来在复旦旧书店挑了一本"Fire and Sword",说的是拿破仑的事儿,四部曲中的第三部,2009年才出的新书,25元。

  •   上上个月中了个新股,赚7000多;上个月中了个新股,赚了200多;这个月中了个新股,昨天破发,今天终于加了2分钱抛掉,保本(算上手续费,确切地说是亏了3块多)。